陈天龙纪秋水阅读解读:❤️护国天龙陈天龙纪秋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完整版章节无弹窗广告 ❤️

嗝嗝打嗝了嗝嗝打嗝了 2024-05-19 30 0

简介: 书名《护国天龙》,类型:都市 作者: 时间大师 主角: 陈天龙,纪秋水 主要讲述了:妻子被逼改嫁,孩子被骂野种,一桩血案埋在心底二十年……一代天骄强势归来,势要将天捅个窟窿!

陈天龙纪秋水阅读解读:❤️护国天龙陈天龙纪秋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完整版章节无弹窗广告 ❤️

第1章 :立碑行咒

江南常青公墓。龙魂军团首领带着一身杀气看着面前的墓碑。那墓碑上的名字,是他——陈天龙!身后,一身黑衣的狼牙面色复杂的盯着墓碑。恭敬的低头,默不作声。更是有数不清穿着制服的战士,列阵在墓园外,等待着他们的首领,他们的战神。许久,陈天龙抬头,眉头微皱:“是谁做的?”狼牙眼中杀意渐浓。首领自五年前那次危险之后,再没有敌手,竟然有人敢立碑行咒,简直找死!不过很快,随着身后小声再他耳边递上消息,狼牙脸上的杀意就被惊愕代替。“首领,是,是纪秋水,您妻子。”秋水?这个名字像是一根弦,在陈天龙的脑中一闪,随后绷断。五年前,他来江南,手刃了逃亡至此的西南第一毒王,自己却也不慎落得重伤,流落街头。是纪家小姐纪秋水救了他。二人生出情愫,虽然没有夫妻之名,但却有了夫妻之实。从那一刻,陈天龙却早将她当成了自己明媒正娶的妻子。西南边境告急,陈天龙养好伤便匆匆离开了。“然后呢?”陈天龙问。狼牙思索了下继续道:”四年前,纪秋水为您生了一个女儿。“”女儿?我陈天龙的女儿?“陈天龙的心脏仿佛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狠狠捏了一下。一种难以言说的兴奋,不安,一起席卷上了她的心头。征战数年,他从没想过,自己有一天,会有一个女儿。正在陈天龙沉浸在喜悦之时,一个穿着脏兮兮小裙子的女孩不知从哪钻了出来。她身上到处都是青紫,和伤口,让人看着格外心疼。小女孩跌跌撞撞的跑到陈天龙的墓碑前,看着伫立在墓碑前陈天龙和狼牙,小脸扬起一丝倔强。陈天龙刚要开口,小女孩就扑了上来。一口咬住了陈天龙的小腿,又撕又打!那样子像极了一只受了伤还在捍卫自己的小兽。陈天龙低头看着她那倔强的小脸,伸手拦住了要出手的上狼牙。“你是谁?”陈天龙问。小女孩死命捶打,推搡着一动不动的陈天龙,突然哭了起来。“坏人,你们都是坏人!你们是来欺负我爸爸的!”陈天龙心中一紧。小女孩继续说:“走开,坏人!我不许你们欺负我爸爸,不许碰爸爸的家!”那一声声夹杂着哭声的爸爸,从小女孩嘴里喊出,陈天龙彻底绷不住了。他紧皱的眉心舒缓,伸手抱起小女孩。伸手在她淤青的眼眶上擦了擦,柔声说:“没人欺负你爸爸,你叫什么?”小女孩愣了下,哭声转为了啜泣。她看着陈天龙,喃喃道:“我叫妞妞,叔叔你是谁?你认识爸爸吗?你能跟爸爸说话吗?妞妞好想爸爸,爸爸为什么不要妞妞了?”那一刻,陈天龙仿佛听见了自己心碎的声音。男儿有泪不轻弹,他陈天龙身经百战,流过多少鲜血,从未流泪,可这一次,他哭了。那种痛苦和愧疚,让他格外窒息。他狠狠将妞妞抱进怀里,热泪滴在她小小的脸庞上。“妞妞,是爸爸,爸爸回来了,以后爸爸保护你,没人再欺负你了!”那一刻,妞妞呆住了。她看着眼前的陈天龙,喃喃道:“可是新爸爸说,我爸爸是流浪汉,爸爸已经死了。”新爸爸!陈天龙的动作一滞。妞妞继续道:“妈妈今天就要嫁给新爸爸了,以后没人要妞妞了……”陈天龙整个动作一凛。这个女人,为何如此狠毒,以为自己死了就可以改嫁了吗?陈天龙消失五年,是他对不起她,若是纪秋水真的改嫁,他定不会说半个字。可女儿呢!她就这样抛弃了他们得女儿吗?他抱着妞妞,转身走出陵园。一股煞气自陈天龙周身散发出来,一时间,江南市风云色变。……一小时后。陈天龙领着妞妞走进酒店。前来道贺的客人们,正嗑着瓜子唏嘘闲聊着。“纪秋水真是个可怜人。”“五年前被一个受伤的流浪汉玷污,还生了个野种,从此沦为纪家的耻辱!”嘈杂的议论声,令陈天龙的眼睛缓缓眯起。五年了。他忽然大踏步走上高台,一把将司仪手中的话筒夺了过来。“喂,你干嘛!”司仪勃然大怒。陈天龙只是轻轻地瞥了他一眼,司仪顿时咽了口唾沫,闭上了嘴巴。仅仅一个眼神,便让他脚底板冒出一股凉气,头皮发麻。“诸位。”陈天龙拿过话筒后,环顾四下,冷冷地道:“纪秋水是我的女人,今天,我有话要问她!”哗!此言一出,好似一枚重磅炸弹,装修奢华的酒店内一片哗然!“纪秋水是他的女人?!”“这家伙是谁啊?!”“他……该不会就是五年前那个玷污了纪小姐的流浪汉吧?”“可不是嘛,你看他抱着的那个小野种,不就是纪秋水生下的那个?”随着陈天龙的声音充斥整个酒店一楼,很快,一个精致女人,便从后台化妆间里冲了出来。看到她,陈天龙心头一颤。时尚白色女士小西装,长腿纤细,身材曼妙。肌肤胜雪的她俏脸苍白,五官精致得挑不出半点儿瑕疵。她还是和五年前一样漂亮明艳,就像忽然闯入他生命里的天女。只是想到了妞妞,陈天龙的眼底骤然蒙上一层阴霾。“啪!”纪秋水一巴掌打在了他的脸上。

第2章 :我有爸爸了

陈天龙没动,他也不会动,因为这是自己欠她的。手里领着的小妞妞被纪秋水这一巴掌吓得藏在了陈天龙身后。“呼。”纪秋水再次抬起手臂,但这一次,她犹豫了很久,巴掌都没有落下来。“你这五年去哪了!你知道我这五年是怎么过的吗?!”她忽然捂起小脸儿,哭得像个泪人儿。陈天龙的心揪了起来。他上前一步,看着纪秋水,眼底爱恨交错。这一次,陈天龙看着她依旧心动。可他怎么也不会想到,那个曾经救了她的善良女人,为了自己的新婚丈夫,竟然甘愿抛弃自己与她的亲生女儿。“陈天龙,爸妈以死相逼,让我改嫁!”“咱们的孩子被人骂没爹的野种!咱们女儿受人欺负的时候,你在哪?你现在回来干什么!”“我……”陈天龙一时语塞。“他们威胁我,说如果我不嫁,就对我们的女儿下手,我没办法了,对不起,我只能当你死了……”陈天龙的心,随着纪秋水崩溃的泪水,再次拧在了一起。他恍然明白,纪秋水让妞妞脱离自己,或许也是为了她好。说到底,她们母子的痛,都是因为他的不辞而别。“纪秋水,我发誓,这一次,谁都不能再欺负你!”陈天龙一把拉过纪秋水,紧紧搂在怀里。就在这时,身后突然传来了小妞妞的尖叫声,“疼~”妞妞眼泪汪汪的捂着脑袋,小手的缝隙里,竟然有血液向外汨汨流出。一个年龄相仿的背带裤男孩,手里拿着一不知哪里捡来的铁棍,随意挥舞着冲她做鬼脸儿,吐舌头。“活该!打死你!”说着,对着妞妞的后背又是一下。这一棍子下去,打的单薄有伤的妞妞一个趔趄,没站稳,直接摔在了男孩身上。出于反应,她下意识推了男孩一下。男孩站立不稳,一屁股跌坐在地上,然后便嚎啕大哭起来!听到男孩的哭声,一个漂亮女人从人群里窜了出来,赶紧起身将男孩扶了起来,然后恶狠狠地瞪了妞妞一眼。“真不愧是个野种,小小年龄就学会打人了!”“我不是野种!”小妞妞狠狠擦了一下额头的血,委屈而又生气地道:“我有爸爸!”妞妞起身跑向陈天龙,死死攥着他的裤腿。“一个臭流浪汉,糟蹋了你妈,才生下你这个野种!”女人恶毒地骂了一声,然后揪住妞妞的耳朵,呵斥道:“快给我儿子道歉!”“我不!”一个浑身都是伤的小瓷娃娃般的女孩子,扬起倔强的小脸,那样子格外让人心疼。“不准哭!你这个没爹的野种!”女人喝道:“现在跪下给仔仔道歉!你要是敢不道歉,我就……”“你就怎样?”便在这个时候,一道森冷得如从九幽传出的声音响了起来。陈天龙死死地盯着女人,眼中杀意盎然!听到这话,女人先是一怔,接着便眯起眼睛,冷笑出声。“我当是谁呢,原来是那个让纪家蒙羞的废物!你居然还有脸回来?”女人讥讽道:“教训我?也不看自己算个什么东西!”“呵。”陈天龙蹲下身子,然后冲着妞妞柔声道:“妞妞,先将头扭过去好吗?”妞妞点点头,抓着陈天龙的小手更紧了,乖巧地把头扭到了一旁。然后,陈天龙看向纪秋水:“先给妞妞处理一下伤口,这里有我。”说完,将目光投向女人,扭了扭脖子,眼中凶芒乍现。女人心头有些慌,怪叫道:“你这个废物,你难道还敢对我动手?我弟是纪家继承人,我老公是胜海商贸的创始人!你要是敢碰我,我保证你……”“砰!”她一句话还没有说完,陈天龙便一脚踹了上去!伴随着一声惨叫,女人直接倒飞了出去,重重地砸到了宣誓台上,假睫毛都脱落了。纪秋水看到这一幕,眼中立马涌出浓浓的惊色!这一切发生的太快,她手上刚处理好妞妞头上的伤口,根本都没反应过来。“妞妞。”陈天龙温柔地抱起女儿。“爸爸带你回家好不好?”妞妞点点头,小手随便在脸上划拉了两下,笑了起来。她只是一个孩子,并不会记恨失踪了好几年的父亲。她只知道,自己有爸爸了,就不会再被别的孩子嘲笑了。而这时,纪家的其他人也终于反应过来。“妹妹!”和女人一母同胞的纪海洋,忽然从人群里里面冲了出来!作为纪家最受宠的嫡长孙,纪海洋冲了出来,其他几个想要巴结他的纪家后人也跟着一起将陈天龙一家围了起来!纪海洋森冷地看向陈天龙,面目狰狞。“真是好大的胆子!”看到纪海洋等人围上来,纪秋水立马蹙紧眉头。纪海洋是什么人,她比谁都清楚。甚至奶奶将她一家赶出去,也是纪海洋一家在背后撺掇生事。所有有资格争夺财产的人,都是这位纪家嫡长孙的眼中钉。“跟着我。”这时,陈天龙的声音传进了她的耳朵里。纪秋水抬起头,只见陈天龙抱着妞妞,昂首挺胸向外走去。纪秋水的眉头顿时一皱。陈天龙哪来的自信,竟然不把纪海洋放在眼里?“想走?”纪海洋冷笑一声,接着拿过男孩手里的棍子,狠狠地砸向了陈天龙的脑袋。“小心!”纪秋水瞳孔一缩,可接着……“砰!”她甚至没看清陈天龙做了什么,纪海洋便倒飞了出去!其他几个纪家后人吓了一大跳,纷纷咽了口唾沫,向后缩了缩。都是温室里的花朵,让他们仗势欺人没问题,可真遇到硬茬,一个比一个怂。“纪秋水,给我滚过来!”这时,纪秋水的父母也从后台冲了出来,眼中写满了怨毒。“五年前就是你,让我们一家成了全市的笑话!”纪秋水的父亲纪峰,满面怒容,森冷地道:“你这个该千刀万剐的流浪汉,还有脸回来找我女儿?”陈天龙认真道:“我会给秋水幸福。”“就你那废物模样,拿什么给我女儿幸福?”旁边的妇人厉斥一声:“就算你回来了又怎样!李文浩是李氏集团的公子爷,而你是个什么东西,配得上我女儿?”这妇人,正是纪秋水的母亲,刘桂兰。“区区一个杂碎,也敢抢我李文浩的女人?”纪氏夫妇话音刚落,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,从后台冲了出来!

第3章 :磕头道歉

此人满脸横肉,眼中散着凶光。李文浩快步走向陈天龙,厉声道:“我只说一遍,给老子放开纪秋水!”陈天龙冷冷地道:“我要是不放呢?”“不放?”李文浩面露狞笑,右拳忽然挥了出来。“砰!”令人震惊的一幕便出现了!格斗经验丰富的李文浩,竟在先出拳的情况下,被陈天龙一脚踹飞!“小子!你找死!”李文浩跌倒在地后,顿时怒火填胸!他嘶吼道:“都给我上!打死打残算我的!”几十号混混见状,瞬时拍桌而起,气势汹汹冲向了陈天龙!“砰!”就在这时,伴随一声巨响,酒店大门忽然被人一脚踹开!上百号黑衣人,忽然潮水般涌了进来!他们训练有素,整齐划一,瞬间便将整个酒店大厅,团团地围了起来!忽如其来的一幕,惊呆了屋内所有人。“砰!”壮汉没有说话,直接抬脚将他踹飞了出去!场间众人顿时哗然。“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大人物,留着你的狗命算那位仁慈。”壮汉冷哼一声,接着便抬起右手。潮水般的黑衣人顿时动了!眨眼间,酒店大厅一片狼藉,哪里还有半点订婚的样子?刚才还嚣张无比的混混们,更是死狗般瘫在了地上,痛苦呻吟。陈天龙的危机,瞬间化解得无影无踪。这忽如其来的一幕,也令纪秋水一家瞪起了眼睛。“咱们走吧。”直到陈天龙抱着妞妞拉起纪秋水的手,纪秋水才回过神来。怔怔地点了点头,下意识地跟着陈天龙一起离开了酒店。而随着陈天龙二人离开,纪峰和刘桂兰也皱了皱眉,一脸晦气。“李文浩什么情况?他到底得罪了什么大人物?!”“哼!”望着陈天龙背影,刘桂兰怨毒地道:“就算我女儿嫁不了李文浩,我也决不允许她嫁给这个废物!”虽然黑衣人们出现得很及时,但纪峰和刘桂兰,绝不可能将他们和陈天龙这个流浪汉联想到一起。自从纪秋水未婚先孕,成了纪家的耻辱,纪家老太君就将她一家赶出了纪家。纪海洋看着陈天龙的背影,脸上堆满了怨毒和愤怒!“该死的贱人!贱种!”纪海洋怒喝道:“老子要让你们一家都万劫不复!”回去的路上,纪秋水看着陈天龙的侧脸,心中无限担忧。她很想问问,这些年,他去了哪里,但忽如其来的手机铃声,打断了她的思路。纪秋水只能暂时将话咽下去,接通电话道:“王秘书,怎么了?”王秘书说了几句后,纪秋水浑身一震,面色剧变!陈天龙也皱着眉头有些担忧道:“怎么了?”纪秋水怔怔地道:“纪海洋和纪海柔,带着银行经理去公司门前催债,还带来了南阳广告的负责人,要和公司解约!”得知这个消息后,纪峰和刘桂兰也匆匆赶到公司。自从被赶出纪家之后,他们一家都靠纪秋水经营的广告公司过活。这广告公司将近一半的利润,都是从南阳广告赚的,如果南阳广告和李氏集团解约,纪秋水的公司将受到重创!而且,虽然纪秋水的创业贷款还没有到期,但银行经理这么一闹,所有人都知道纪秋水的公司缺流动资金,谁还敢再和她公司合作?“纪海洋真是太过分了!”刘桂兰有些愤怒地道:“他们已经挑拨老太太将咱们赶出了纪家,还要再对咱们赶尽杀绝吗!”“妈!”纪秋水心烦意乱地道:“妈,你先别急,看看情况再说。”纪峰沉声道:“我毕竟是海洋的二叔,他应该不会那么绝情。”刘桂兰恶狠狠地瞪了陈天龙一眼,道:“你这个废物,都是你的错!”陈天龙的眼睛微微眯起,眼中掠过一抹寒芒。有人欺负他老婆,陈天龙怎么可能无动于衷?他抱起小妞妞,走到的一边拨通一个号码。没过多久,纪秋水三人前脚刚进入公司大厅,陈天龙带着小妞妞后脚也进来了。看到陈天龙,刘桂兰顿时怒火中烧,但眼下公司的生死存亡更为重要,所以她冷哼一声,没有多说什么。“海洋啊,咱们毕竟都是一家人,事儿没必要做太绝吧?!”来到公司后,纪峰立马向纪海洋迎了过去,脸上带着亲切的笑容。“谁跟你一家人,你们已经被奶奶赶出了纪家!”纪海洋冷笑道:“给你面子叫你一声二叔,不给你面子,你特么是个屁!”纪峰面色立马一沉,张了张嘴,却什么都说不出来。“胡总……”纪秋水拿出一个职业礼貌的微笑:“咱们两家广告公司已经合作那么久了,中间环节没有任何问题,解约的事……”“不好意思,纪总。”胡南阳冷冰冰地道:“相较于秋水广告,纪氏集团能给我带来的利益更大!”纪秋水蓦然语塞。纪峰只能咬着牙再看向纪海洋,道:“海洋,我不知道秋水怎么得罪你了,你能不能告诉我,怎样你才肯放过秋水广告。”“放过?可以啊!”纪海洋轻蔑阴冷地看向陈天龙和纪秋水,冷声道:“让他们给我跪下磕头道歉就行!”“不仅如此!”一旁的纪海柔牵着男孩,目光怨毒地道:“我还要让妞妞给仔仔下跪磕头!”

第4章 :火速打脸

此言一出,几人面色骤变!让陈天龙下跪道歉,刘桂兰不在乎,可让她女儿也磕头道歉,那不是打她的脸吗?让妞妞给仔仔磕头,更是荒谬至极!纪峰面色也难看到了极点。被当众羞辱,这让他心头像是被人狠狠地打了一拳!但……如果这家公司倒闭,那他们一家将彻底失去经济来源……“怎么样纪秋水?”纪海洋脸上堆积着冷笑:“敢特么打我,这就是下场!你是给我下跪磕头,还是眼睁睁地看着公司倒闭?”纪秋水粉拳攥紧,气得浑身发抖。她不可能给纪海洋磕头, 更重要的是,她决不能让自己的女儿受辱!纪海洋兄妹,真是欺人太甚!“谁说公司会倒闭?”而就在这时,一道冷笑声忽然从旁边响起。陈天龙抱着小妞妞走了上来。看到正主儿,纪海柔眼中顿时涌现出怨恨的神色!纪海洋森冷地道:“只要我让胡总解约,纪秋水的公司倒闭只是时间问题!”“是么?”陈天龙冷冷地道。“难道不是?”纪海洋冷笑道:“回头我再让银行经理把秋水广告缺钱的事儿,在圈内传一传,还有哪家公司愿意和纪秋水合作?我保证,谁也救不了她!”陈天龙讥讽道:“那三大集团救得了吗?”“嗤!”此言一出,纪海洋顿时嗤笑出声!“三大集团,那是江南市商业巨头,会瞧得上这么一个快要破产的广告公司?陈天龙,你以为你是谁,还想请三大集团出手?”周围员工们也指指点点,议论纷纷。“他也太能吹了吧,三大集团都敢提?!”“这种废物男人,只会让纪总丢脸……”纪秋水顿时面红耳赤, 纪峰和刘桂兰也怨愤地看向陈天龙。这个废物, 五年后再次出现,依旧只能给他们带来屈辱!刘桂兰神色怨恨,忽然上前一步。“滴滴!”就在这时,汽车鸣笛声忽然响起!八辆进口豪车,骤然横在了公司门口!一群西装革履,气场十足的精英,下车大踏步走了进来!见到这一幕,屋内众人顿时震惊且疑惑!这群精英里,领头的是一个戴着金丝框眼镜的男人。“请问,哪一位是纪秋水纪小姐?”男人开口,愣神的众人终于反应了过来。这些人……是来找纪秋水的?“我……我是!”纪秋水也回过神来,有些意外地道:“请问您是?”“纪小姐,您好。”眼镜男上前一步,微笑道:“我是毛凯集团董事长助理——何凯旋。”说着,何凯旋拿出一份文件,继续道:“我司希望与贵公司合作,不知道纪总能否赏脸看下文件,如果纪小姐觉得没问题,随时可以签约。”呼!此言一出,场间顿时哗然一片!毛凯集团,那可是江南市最顶尖的三大集团之一!毛凯集团,竟然要和秋水广告合作?而且还说,让纪秋水赏脸看下文件!别人可都是求着毛凯的,这简直太梦幻了吧!“这……这不可能!”正在享受报复快感的纪海洋眼睛一瞪,咬着牙走了上去。“何先生,你们是不是搞错了?这家广告公司业务能力很差,南阳广告公司刚和他们解约!”“那是南阳广告公司没眼光。”何凯旋冷冷地瞥了纪海洋一眼,然后看向胡南阳,讥讽道:“我们老总说了,南阳广告公司冒然向合作公司提出解约,如此行为失信!从今以后,毛凯集团将撤出与南阳所有合作!”“什么!”此言一出,胡南阳面色一变,险些一屁股跌坐在地上!他愤怒地看向纪海洋!纪海洋面色也有些发白。“纪小姐,合同您慢慢看,有什么事情,您可以随时和我司市场部联络。”何凯旋冲着纪秋水笑了笑,又寒暄两句,然后便离开了。而直到何凯旋等人走远,众人才算缓过神来!幸福来得太突然了,也太梦幻了。众人不由得看向陈天龙。刚才陈天龙好像特意提起了三大集团?“陈天龙。”纪秋水看向陈天龙,期待道:“这事儿是你帮忙的?”“秋水,我看你真是傻了!”不等陈天龙回话,刘桂兰的声音便响了起来。“他一个失踪了五年的废物,能和毛凯集团有关系?”刘桂兰冷笑道:“你别忘了,你有个叫赵天明的追求者,不就在毛凯集团市场部当经理吗?这显然是人家赵天明帮了你!”纪秋水愣了愣,虽然有些狐疑,但赵天明的可能性,显然要比陈天龙大很多!这应该是赵天明追求她的手段。“瞧见没有?”刘桂兰此刻瞪了陈天龙一眼,冷笑道:“秋水的每个追求者都比你强一百倍!我要是你,可没脸回来!”陈天龙微微眯起眼睛,道:“如果我说何凯旋是我叫来的,您会不会信?”“废话,你算个什么东西,你给何凯旋提鞋都不配,还命令人家?”刘桂兰不屑地撇了撇嘴,只将这话当成了笑话。一个失踪了五年,名不见经传的穷鬼,毛凯集团凭什么给他面子?“纪海洋,纪海柔。”此刻,广告公司得了毛凯集团的合作合同,纪峰的腰杆儿也重新挺直起来。“你们两个的下三滥计谋,现在已经没用了,还有脸再待下去?”纪海洋咬了咬牙,没想到半路杀出个这么厉害的程咬金,打乱了他的全盘计划!“哼!谁知道纪秋水用什么狐狸精手段,勾引了毛凯集团的人?”纪海洋冷冷地道:“咱们走着瞧!别忘了今晚的酒会,到时候,我定要让你们颜面扫地!”说完,纪海洋便冷哼一声,拂袖而去。……晚上六点半,金桂大酒店外。当陈天龙二人赶到的时候,刘桂兰夫妇正在酒店外面掐着腰,气得满脸通红。台阶上,站着纪海洋一家人。“妈!”纪秋水一下车,便快步来到刘桂兰身边,蹙眉道:“妈,公司有些事情,处理晚了,这发生什么事情了?怎么闹起来了?”今天江南市新任商会会长狼牙上任,在金桂大酒店举办招标酒会。“我们闹?”刘桂兰咬着牙,跳脚骂道:“他们邀请我们来参加招标酒会,结果现在才说需要持有狼牙会长发出去的龙形徽章!他们不是摆明了羞辱我和你爸吗?”“就是故意羞辱你们,怎么了?”纪海洋身后,一个中年人轻蔑一笑。这中年人正是纪海洋兄妹的父亲,纪秋水的大伯——纪岩。纪岩指了指纪海柔身边的年轻男人,得意地道:“我女婿宋胜,年纪轻轻就拥有胜海商贸公司,所以才有资格获得徽章,领着我们一家人进去!”“有本事,让你们的好女婿,也得到狼牙会长的认可,得到徽章啊!”纪岩说完,纪海洋兄妹立马抱起胳膊,满脸得意骄傲。“纪秋水,我说过,今晚酒会,会让你们一家颜面扫地,怎么样?”纪海洋冷笑道:“白天丢的面子,那就晚上找补回来!对付你们一家,就像碾死只蚂蚁一样简单!”“还有你这个废物!”纪海柔怨毒地扫了陈天龙一眼,道:“我要让你们一家,都彻底被踩进尘埃里,再也无法翻身!”“他就是纪秋水的那个野男人吗?”这时,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。众人将目光投向了纪岩旁边的那个老太太身上。这个不怒而威的威严老太太,正是如今手握纪家和纪氏集团大权的纪家老太君!她此刻正轻蔑地看着纪秋水和陈天龙。“奶奶,就是这废物!”纪海柔立马怨毒地回答道。“哼!”老太君顿了顿拐杖,冷哼道:“这样让纪家蒙羞的废物,居然还收留他,真是丢不完的脸!”听到纪海洋一家的羞辱,纪秋水的眉头立马紧紧地皱了起来。刘桂兰更是气得浑身乱颤,恼怒不已。接着,她将愤怒的目光转头向陈天龙,更加羞怒!纪海柔冷笑一声,道:“这种废物男人,要是我和他生活在一起,我还不如一头撞死算了!”“海柔啊,你怎么能拿这种废物跟我比呢?我可是被狼牙会长认可的杰出年轻企业家啊!”宋胜手持徽章,炫耀地挥舞了两下,满脸的骄傲。“对对对。”纪海柔立马道:“这种废物,怎么能和我最棒的老公比呢?”听到这对话,刘桂兰更是面色滚烫,丢脸无比。连纪秋水也低了低头,有些难堪。“呵呵。”而这时,陈天龙终于勾起唇角,冷笑一声。纪海柔先是一愣,接着厉声喝道:“你笑什么?”陈天龙扫了一眼宋胜等人,唇角勾起一抹轻蔑的弧度。“宋胜拿着一个黑市里买来的假徽章,你们这些人还就真信了?”“恐怕,他连酒店的门都进不去!”此言一出,宋胜勃然大怒!“你放屁!这徽章是老子花……老子托人要来的,怎么可能是假货?”虽然从朋友手中买来花了一百多万,但宋胜很清楚,这绝不可能是假货!“另外……”陈天龙并没有搭理暴怒的宋胜,而是缓缓发了一条短信给狼牙。接着,他微微昂首,继续道:“你们信不信,我不用徽章,也能带着我老婆一家人,进入晚上的酒会?”此言一出,纪海洋等人顿时嗤笑出声。“这可是狼牙会长的招标酒会,没有徽章,擅闯就是闹事,你怕是想吃牢饭了!”“废物就是废物,牛皮吹得可真够大的!同样是女婿,差别怎么就那么大呢?”“宋胜是什么人,他会拿假货忽悠人吗?嫉妒心作祟的小人啊,就知道给我家宋胜泼脏水。”此刻,不仅纪海洋等人嗤笑不断。刘桂兰的面色也难看到了极点!“你这个废物,能不能别再说了!你还嫌我们不够丢人吗?”纪峰也冷冷地看向陈天龙!他们可以进不去酒会,但要是吹牛,不是更丢脸吗?“天龙……”纪秋水也皱了皱眉。“啧啧啧,堂妹啊,这是你自己选的男人,可不怪我们呦,我们得进招标会喽。”这时,纪海柔讥笑一声,接着便挽起宋胜的胳膊,笑嘻嘻地向酒店正门走去。老太君和纪岩看也没看他们一眼,紧跟着走了上去。纪秋水眼眶通红,失望至极。“都是你这个废物!”纪峰怒斥道:“同样是纪家嫡系,老大一家能参加的招标会,我们却参与不了!这份羞辱,都是你这个废物带来的!你给我滚,我再也不想看到你!”“爸。”陈天龙自信地摇了摇头,道:“我刚才说过了,他们一家进不去这场招标会。”“你放屁!”见陈天龙还在口出狂言,纪峰怒不可遏。纪秋水更是失望透顶。想说什么时,一道厉喝声却骤然自酒店门前响起。“你们好大的胆子,竟敢用买来的假货蒙骗过关?!”

第5章 没有徽章也能进

因为这场招标会足以促进市里经济发展,所以市领导对此格外重视,派了一大批特警过来把守。此刻,负责检查徽章的一位持枪特警,正冲着纪岩一家怒斥!“什么情况?”纪峰和纪秋水顿时一愣,然后抱着好奇心,向酒店正门看去。“假的?!不可能啊?”酒店门口,宋胜慌里慌张地道:“这徽章可是我买……我朋友给我的!没……没有得到认证是什么意思?”“听不懂?这徽章是假的,没有入会资格!!”特警面如寒铁,冰冷至极。眼看宋胜等人还要继续闹下去,特警直接竖起枪械,将他们拦了回去。看着黑洞洞的枪口,纪岩一家全都咽了口唾沫,不敢再多说废话。“这……这到底怎么回事啊?!”纪海柔既着急又纳闷,窘迫至极的神色,憋得满脸通红。“我说了,你们进不去。”这时,陈天龙的声音从旁边响了起来。纪海柔正自烦恼,看到陈天龙立马怒喝道:“就算我们进不去,难道你们这群废物就能进了?”“如果不能进,我们来这儿干嘛?”陈天龙冷哼一声,然后回头冲着纪秋水三人招手,道:“走吧,咱们进去参加招标会。”纪峰和刘桂芝冷哼一声,没有动静。她觉得陈天龙猜到纪岩一家进不去,那只是侥幸而已。因为宋胜手里那枚徽章出了问题。可陈天龙连徽章都没有,还不如宋胜!纪秋水望着陈天龙那双柔和期待的眼神,忍不住心头一颤。五年前,初次见面时,陈天龙浑身负伤,躺在街道口,岂不正是这个眼神?咬了咬牙,纪秋水决定再给陈天龙最后一个机会!“爸,妈……咱们来都来了,反正已经受辱了,就算进不去,也没什么损失,是吗?”“秋水,我看你就是鬼迷心窍了!”刘桂兰听到这话立马斥道:“我可不想被人轰出来!我这脸已经丢够了!”见父母执意不肯跟上来,纪秋水咬了咬牙,忽然大踏步走向陈天龙。这是她对陈天龙最后的信任!她明知道陈天龙不可能带她进去,但她希望最后一丝信任被消磨掉后,自己能够彻底放下陈天龙,彻底解脱开来!陈天龙瞧出了纪秋水的决绝,但他已不会再让她失望。在纪家众人讥讽嘲弄的目光下,陈天龙忽然拉起纪秋水的手。然后……昂首挺胸,大踏步迈入了酒店的大门!当陈天龙和纪秋水迈入酒店大门的时候,酒店外的纪家众人全都瞪大了眼睛!“这……这是什么情况?”纪岩眼睛一瞪,冲着那持枪特警喝问道:“你们怎么回事儿?他们连受邀徽章都没有出示,这就让他们进去了?”“你嚷嚷什么!”持枪特警呵斥一声,然后掏出一张照片,冷哼道:“上面已经吩咐过了,陈天龙先生及其夫人一家,可以随意进出!”陈天龙……先生?随意进出?看着特警手中的陈天龙照片,纪岩一家彻底傻眼儿了!“居然真的不要龙形徽章?”纪峰和刘桂兰对视了一眼,也满脸震惊。

第6章 九份合同

他们试探性地走上前来,然后小心翼翼地向酒店内部走去。他们的动作很慢,唯恐激怒特警。可直到他们来到陈天龙身边,那特警也没有任何动作!“我们居然真的进来了!”纪峰振奋万分!他看着台下面色难看的纪岩一家人,仿佛白天受的委屈,全都补了回来!“居然真的没事儿?”见状,纪岩皱了皱眉,然后上前一步道:“警察同志,我们都是纪家人,都是陈天龙的家人,让我们也进去吧?”虽然宋胜的龙形徽章是假的,让他们一家丢了脸。但跟会长大人的招标会相比,丢脸算得了什么?这可是纪家一飞冲天的好机会!“上面吩咐,陈天龙先生的夫人一家可以随意进出,你们算什么东西?”纪岩正一脸期待,结果再次被怒斥, 纪海柔和纪海洋的面色也阴沉至极。望着纪岩一家人的模样,刘桂兰不禁一阵得意舒畅。看到她一时得志的样子,纪海柔等人面色顿时一变。“你们有什么好得意的?!参加招标会又如何?你们那家小破广告公司,能得到会长大人的青睐?”纪岩冷喝道:“不过是进去多蹭几杯酒水喝罢了!咱们走着瞧!”说完,纪岩不愿再留下来自取其辱,冷哼一声,灰溜溜地甩袖而去。纪海柔等人也只能狼狈跟上。宋胜更是脸面滚烫,窘迫而又尴尬的脸色一直没有缓解。尤其是自己堂堂一个年轻才俊却输给了一个废物。等到纪岩一家离开后,纪峰一家三口,这才将惊诧的目光投向陈天龙。纪秋水满面动容。她万万没想到,陈天龙竟然真的带他们进了招标会!纪峰的态度也不再像之前那么生硬,清了清嗓子,道:“天龙啊,想不到,你不是江南人,但在江南还有这样的人脉。”陈天龙笑了笑,道:“我这几年一直在西南边境当兵,狼牙会长也是西南边境退下来的,我找以前的战友在中间运作了一下而已。”“原来如此。”纪峰点了点头。纪秋水这也才算知道,陈天龙失踪这几年究竟去了哪儿。原来他去当兵了。当兵好,毕竟是保家卫国的男子汉,总好过他去其他城市混了五年,最后迫不得已回来吃软饭。“切……原来只是战友关系啊……”只是听到陈天龙解释后,刘桂兰却忍不住冷哼出声。原本刘桂兰还以为陈天龙有多大的能耐,没想到是利用了当兵时的一些战友情。如此一来,陈天龙依旧只是一个潦倒的退伍,没什么实力的软饭女婿。“妈……”纪秋水无奈地喊了一声。纪秋水既然愿意等陈天龙五年,只要他以后努力,能给妞妞一个完整的家就够了。“呦,老纪,你们居然也有资格参加招标会?”这时,一道冷笑声忽然从不远处响起。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,捏着一只高脚杯,冷笑着走了过来。他身边还跟着一个年轻漂亮的晚礼服女人,女人眼中也满是寒意。看到他们,纪峰顿时皱起眉头。因为这二人不是别人,正是李文浩的父亲李建安,以及李文浩的姐姐李文雪。他和李建安本该成为亲家的,结果陈天龙出现,搅和了订婚仪式。“李兄!”纪峰硬着头皮上前交涉。“别,别喊我李兄,我可不配当你兄长!”李建安冷笑道:“你女儿本就配不上我儿子,订婚仪式当众中止,让我儿子丢尽脸面,咱们之间,可没有半点交情可言!”纪峰见对方态度不善,也冷哼一声,道:“没有交情就没有交情吧,李老板请自便。”说着,纪峰便要领着纪秋水等人向更深处走去。“自便?纪峰,我儿子被你们害得断了两根肋骨,你们以为这事儿就算完了?”李建安直接拦住了纪峰的去路,冷声道:“今天是狼牙会长的招标会,你猜,李氏集团要是和会长大人合作广告公司,能不能成为江南广告业的魁首?”李文雪更是冷笑一声,看向纪秋水。“纪秋水,你猜,届时我家是广告界魁首,你们会不会破产?”此言一出,纪秋水、纪峰和刘桂兰,全都面色一变!真到那时候,秋水广告公司,就真得在夹缝中求生了,甚至……直接被业内封杀,全面破产!那可是他们一家全部的经济来源啊!“呵,你们一张嘴就来的毛病遗传?”这时,一旁的陈天龙忽然冷笑出声。

点击下方链接继续阅读全文

护国天龙陈天龙纪秋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完整版章节无弹窗广告_我爱看小说阅读网

本文转载自互联网,如有侵权,联系删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