霍栩姜倾心免费全文阅读解读:❤️小说恋爱八年男友被亲姐抢走 ❤️

连羽彤连羽彤 2024-06-11 23 0

小说:恋爱八年男友被亲姐抢走,我心碎买醉,顺便拐了个多金总裁

完整故事欢迎在“点众阅读”APP上搜索《第一甜妻:霍先生,撩错了!》「链接」阅读~

清晨一抹阳光透过窗帘照进来。

姜倾心睡得迷迷糊糊的,被外面声音吵醒。

她刚睁开眼,就看到陆筠言打开房门大步走进来。

林繁玥跟在他后面怒骂:“这是我家,你这是擅长民宅。”

“你果然在这。”陆筠言灼灼的注视着她,墨黑的发丝微微凌乱,眼底藏着血丝。

姜倾心这会儿也完全清醒了,眸露哀伤。

“你们俩好好聊聊吧,在一起这么多年也不容易。”林繁玥想了想,转身出去带上了门。

房间静了下来,陆筠言坐到床边上,伸手欲摸她头发。

姜倾心偏头躲开,满脸嘲讽,“你在这的事姜如茵知道吗?”

陆筠言俊颜一僵,半响握拳,“倾倾,你恐怕还不清楚,姜家已经决定把公司百分之八十的股权将来交给姜如茵。”

姜倾心一震,嘴唇发白,“不可能。”

“这是事实,你爸亲口说的。”

一瞬间,姜倾心好像什么都懂了。

她仰头看着面前青梅竹马的昔日恋人,眼眸中涌出泪水,“所以你才放弃我选择姜如茵是吗?”

陆筠言握紧她手,“这只是暂时的,我们也只是订婚,结婚的事我会往后拖,你知道的,我爸在外面有私生子,如果我不这么做,竞争的权力我都会失去,倾倾,我想给你好的生活。”

“放屁。”

姜倾心甩开他手,爆粗口,“你才二十五岁,年纪轻轻的,就算家里不让你继承,你难道不会自己去创业吗。”

“你太天真了。”

陆筠言缓缓站起身来,眼神隐忍且无奈,“有些事我们的出身注定没办法选择。”

姜倾心冷笑不语,这是根本说不通了。

安静片刻,陆筠言轻声叹了口气,“给我三年时间,倾倾,你还年轻,等得起。”

姜倾心差点被气死。

让她把最美好的岁月花在等待上,他还理直气壮了。

“你当我傻白甜吗,现在你可以为了事业选择和姜如茵订婚,谁知道三年后你会不会和她结婚,行了,请你从我面前消失,我不想看到你!”

“时间会证明我对你的感情,你可以生气,但不要再出去喝闷酒,对身体不好。”

陆筠言见说不通,认真嘱咐几句,转身离开了。

听到外面传来关门声后,姜倾心红着眼眶把枕头扔墙壁上后,静坐了几秒,飞快的穿衣服往外冲。

“他人都走了,你干什么去。”林繁玥赶紧拦住她。

姜倾心深吸口气,咬牙切齿,“我还约了人十点钟领证。”

林繁玥:“......你真信了?”

“你昨晚不是这么说的?”

林繁玥讪讪:“喝多了。”

“万一人家说真的呢。”姜倾心推开她就冲了出去。

姜倾心直接坐的士回了姜家,这个时间姜父上班去了。

她冲上楼拿了户口本,刚走到客厅,迎面看到姜如茵捧着一大堆文件从书房出来。

清汤挂面的黑发,小脸素净,一副出淤泥而不染的清纯模样。

“妹妹,你总算回来啦,昨天的事我还挺担心的。”姜如茵一脸内疚的模样,“可是筠言真的不喜欢你,感情的事是没办法勉强的。”

姜倾心眼神微冷:“行了,这里没别人,别装了,以前,是我低估了你。”

“你别这样。”姜如茵咬唇,眼泪掉下来,“大不了以后你想要的我都让着你好吗,公司的事我也不插手,这些资料都给你。”

说着就把资料往她手上塞。

姜倾心莫名其妙,下意识的伸手推开,结果刚碰上文件“哗啦啦”全掉地上了。

“你们在干什么?”

突然,骆心怡从楼下走上来,正好看到一脸泪水的姜如茵和凌乱的文件:

“这不是你爸让你看的公司文件吗。”

“妈,您别生她的气,是我不好。”姜如茵连忙白着脸解释,“倾倾说让我别管公司的事,把这些文件给她,我想给她,可她大概是因为筠言的事心情不好......”

“你胡说......”

“闭嘴。”骆心怡怒瞪向姜倾心,“公司的事什么时候轮得到你指手画脚了,这些资料是我和你爸给她看的,下星期如茵会正式进入公司担任经理,你给我安份点。”

姜倾心错愕:“我学历比她高、经验比她足,先进公司一年都还不是经理,凭什么她就能空降了。”

“妈,我还是不当经理了,我不想影响和倾倾的感情。”姜如茵连忙哽咽的说。

骆心怡更是心疼不已,“你听听,如茵一心念着这份姐妹情谊,你呢,心胸狭隘、斤斤计较,根本不够资格当经理,也难怪筠言会选择如茵。”

母亲刻薄的话像鞭子一样抽在姜倾心身上。

明明都是女儿啊,她怎么那么偏心。

姜如茵说什么都信。

而她从小在母亲身边长大,她是怎样的人做母亲的难道不清楚吗。

从昨天到现在,没有一个人安慰过她,似乎一切都是理所当然。

她也是个人啊。

一股从来没有过的愤怒涌上来,姜倾心后退两步,“行,既然我这么不好,那我走行吗。”

她说完回到房里拿箱子胡乱塞衣服。

门口传来姜如茵的声音:“妈,倾倾生气了,我们还是劝劝她吧。”

“别理她,她就是这种性子,被惯坏了,过两天就自己回来了,走,你要订婚了,我陪你去买衣服。”

“......”

声音渐渐远去。

大滴大滴的眼泪掉在手背上,姜倾心拎着箱子下楼驱车离开。

这一瞬间,她有种自己好像失去一切的念头。

她明明没有做错任何事,为什么大家都要这样对她。

她用力捏紧方向盘,眼底闪过一抹浓烈的不甘。

四十分钟后。

姜倾心在民政局门口看见一抹男人身影,很醒目,身上穿着一件熨的一丝不苟的白衬衫,下身黑色长裤,身材颀长挺拔,气度卓尔不凡。

她赶紧停好车,匆匆跑过去,“你真的来了?”

女子的声音带着一丝惊喜。

霍栩回身,闻到她一身隔夜的酒气皱紧眉峰,“你没洗澡?”

姜倾心瞬间尴尬,“昨晚喝多了回去就没意识了,今早起来又很匆忙......”

看着男人越来越嫌弃的眼神,她赶紧做发誓状:“今天真的是个意外,平时我每天一个澡,很爱干净。”

她边说边打量他五官。

酒吧那种昏暗灯光的情况下,会把一个男人的颜值提高,到了白天后光线明亮会发现其实长得并没有那么好看。

但这个男人似乎是个例外。

他不仅没有降低颜值,反而更加俊美逼人,五官清隽清冷,眉目若画,皮肤更是连一丝毛孔都没有。

她已经注意到路过好几个进去扯证的年轻女人往他身上瞄了。

“这男人长得也太帅了点吧。”

女人边上的男人道:“那女孩子也长得不差啊。”

“倒也是,郎才女貌,将来生出来的小孩肯定好看,不像我们,担忧啊......”

“......”

议论声飘过来,霍栩直接说道:“我们不会有小孩。”

姜倾心:“......”

霍栩:“三年后我们离婚,我会给你一笔钱,足够你下辈子衣食无忧,我也不会和你的家人见面,你自己想清楚,不同意可以离开。”

姜倾心感觉一口气憋在心里,上不来下不去。

还以为昨晚对她一见钟情呢。

算了,不钟情就不钟情吧。

三年的时间以她的魅力还怕拿不下这个男人吗。

她一定要稳坐陆筠言小舅妈这个位置。

“好。”

两人走进民政局,先拍合照。

摄影师拿着相机拍了半天不满意,“你们能不能靠近点、甜蜜点,还有这位先生,请你笑笑。”

霍栩俊脸上露出一丝不耐烦,姜倾心赶紧抱住他手臂,笑眯眯的说:“我先生面神经受损导致面肌瘫痪,别为难他了,就这样吧。”

“......”

深受污蔑的霍栩带着一丝凛意俯视着怀里巧笑倩兮的女人。

“如果你不想继续拍下去最好别说话。”姜倾心丝毫不畏惧的踮起脚尖凑到他耳边轻声细语。

气息拂在他耳垂上,又酥又痒。

他僵硬着身体只好不作声。

摄影师暗暗惋惜,长得这么好看,却面瘫,可惜了。

拍完照,两人去二楼办理登记手续。

霍栩掏出身份证,姜倾心也是在这一刻才得知他的真实姓名:霍栩。

可陆筠言的妈妈不是姓梁吗,他舅也应该姓梁吧。

姜倾心懵了下,问:“你怎么姓霍?”

“嗯。”

霍栩正低头在签字,没太注意她话里的意思,随口回答,“随母姓。”

“噢。”姜倾心恍然,还以为自己认错人了,吓死她了。

她可是冲着这男人是陆筠言小舅舅才来撩的。

只是,她怎么总觉得哪里怪怪的。

十分钟后,一个结婚证本本发了下来。

姜倾心除了有一丝丝的悲伤外,还觉得有点神奇。

从小到大,她都以为自己会嫁给陆筠言的,没想到竟然嫁给了一个只见过一次的男人。

“这是我联系方式,我还有事,我先走了。”霍栩用白纸写了一个电话给她就要离开。

“等等......”姜倾心回过神连忙拦住他,“我们现在是夫妻,应该住一块吧。”

霍栩一脸淡漠:“我不喜欢别人和我住。”

“我不是别人啊,我是你合法的妻子,就算三年后离婚,我也是名正言顺的。”

姜倾心拿着结婚证摇了摇后,又嘟嘴卖可怜,“我真的很可怜,自从我失散多年的姐回来后,我爸妈就嫌弃我,我现在被赶出来连住的地方都没有。”

“你可以自己去租房子。”

霍栩不为所动的抬腿就走。

“老公,别抛下我!”姜倾心忽然嚎叫一声,抱着他胳膊不撒手,“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,就只有你。”

她的声音越说越大,惹得办证大厅很多人的侧目。

霍栩黑脸,都有点后悔为什么要随便跟她扯证了。

“行了,我住翡翠湾,你自己过去。”

霍栩忍无可忍的拽着她大步走出民政局,低声警告,“你睡客房,我的房间不准踏入。”

姜倾心暗自呵呵,以后有你求着我进的时候。

“另外,不要打扰梵梵休息。”

“梵梵?”姜倾心倒吸口气,“你有儿子了?”

霍栩扬扬眉梢,“照顾好他。”

言罢,径直离开了。

姜倾心震惊的都忘了追,她已经做好嫁给一个不爱的人,但还没做好要当后妈的准备啊啊啊。

她在路边站了半小时,脑子里天人交战着“后妈”、“小舅妈”等未来身份。

最后瞅了瞅陆筠言那张可恨的照片,不再犹豫的毅然冲进商场买小孩子玩具。

叫梵梵想必肯定是男孩子,她选了几样玩具车和乐高便开车去了翡翠湾。

提着一堆东西她在门口深呼吸后输入密码,门“咚”了声打开。

她露出一抹和蔼可亲的笑:“hi,梵梵......”

“喵!”

寂静的客厅里,一只白色身体、浅黄色耳朵的肥猫慵懒的趴在沙发上奶声奶气的叫了声。

“......”

姜倾心眨眨眼,“梵梵?”

“喵嗷~~”

肥猫伸了个懒腰,跳下沙发,走到她脚边上,闻了闻她手里提着的玩具,然后不感兴趣的高傲着又回沙发上躺着了。

姜倾心:“......”

霍栩那个王八蛋多解释两句会死吗。

所以她刚才到底是为什么浪费那么多时间纠结当后妈。

想哭。

不过这只猫倒是挺可爱的,毛色干净,肉嘟嘟的。

她凑过去想撸一把,结果猫猫飞快的钻进主卧去了,那间她还不配进入的主卧。

她郁闷的叹了口气后,开始打量这套房子,三室两厅。

一间主卧,一间客房和书房。

房子装修是简约时尚的风格,大部分以黑百灰为主,好看是好看,但也很冷清,装修花费也不多。

这真的是陆筠言小舅舅的家?

他小舅舅不是事业有成的企业家吗,不住别墅就算了,住的地方也丝毫看不出一丝奢华的痕迹。

甚至连书房摆放的书都是《法学》、《法制资讯》、《基因的奴隶》......

姜倾心感觉不对劲,这人该不会不是陆筠言的小舅舅吧?

不不不,这不可能!

林繁玥虽然偶尔犯点糊涂,但这种大事上......

应,该,不,会,弄,错,吧!

越想越不淡定,忍不住给林繁玥打了个电话,“你确定他真的是陆筠言的小舅舅吗?”

“废话,我哥亲口说的,他还跟他在酒桌上吃过饭。”

姜倾心拍拍胸口,“我怕自己嫁错人。”

“我的天,你们真扯住了?”林繁玥尖叫,“他还真去了?”

姜倾心“嗯哼”了声,林繁玥抱着话筒快哭了,“说好要做彼此的天使呢,一眨眼就丢下我孤家寡人了。”

姜倾心有苦难言。

“对了,你们总要请我吃顿饭吧。”

“额......其实我还没拿下他。”姜倾心硬着头皮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。

“你说你长得那么美,怎么情路却是那么坎坷呢。”林繁玥同情的安慰,“不过没关系,在你的糖衣炮弹下一定可以拿下他的。”

“我也相信我自己。”

结束通话后,姜倾心又去了附近超市一趟,这个新家太冰冷了,她还是得重新装饰一番。

......

下午四点,政霖律师事务所。

霍栩翻开一份档案,贺驰推门进来。

“恭喜恭喜啊,晚上要不要带嫂子出来吃顿饭。”

“我结婚是为了什么你不清楚吗。”霍栩头也不抬,语气冷淡的继续翻阅。

“果然够薄情,但我听说姜倾心确实挺漂亮惊艳的,你没有一点想法吗?”

贺驰兴致勃勃的坐到旋转椅上,好奇的打量着好友的神情。

霍栩手微顿,回忆起昨晚那个女人的样子,皮肤白的像牛奶,像一朵恣意绽放的娇花,但那脸皮......

几秒后,他说:“漂亮的女人我见多了。”

“倒也是,要不是避免老宅那帮人拿你婚事做筹码,也轮不到桐城这么一个小小的千金,她确实也配不上你高贵的身份。”

贺驰感慨了声,“怎么样,大名鼎鼎的不败神话重出江湖,来我们桐城这小地方工作还习惯吗?”

“就当体验民间疾苦。”

贺驰“啧”了声,“上帝真是不公平啊,凭什么大家一块毕业的,你早早的就站在领域巅峰了。”

“脑细胞构造问题。”霍栩抬起清冷的双眸说。

感觉被羞辱了,贺驰咬牙切齿:“算了,我不跟你争,晚上和公司几个大律师一起吃顿饭吧,算给我面子。”

霍栩“嗯”了声,手机忽然响了下。

他拿起点开微信一看,有个昵称叫“一见倾栩”的人加她。

后面还有留言:老公,我是倾倾。

本文转载自互联网,如有侵权,联系删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