难哄桑延温以凡开车第几章解读:❤️难哄第4章温以凡与桑延 ❤️

失去太多的错失去太多的错 2024-06-11 20 0

《难哄》第4章。

接下来的十来秒,温以凡感到有些奇怪。他注视着她的嘴角,眼神充满疑惑和深思。就这样,桑延停住了,穿上了温以凡的衣服。温以凡有些意外,桑延顿了顿,然后笑了起来,看起来很开心。温以凡说:“虽然我不太确定,但我认为我比这个酒吧更出名。”他顽皮地挑了挑眉毛,话语中带着些许理解,似乎在给她一个台阶。他确实这么说过,钟思乔再三确认,忍不住大笑起来:“太牛了!”他怎么不直接说让你拿回去裱起来呢?温以凡说:“他就是这个意思。”钟思乔象征性地安慰了几句:“别太在意。”也许这种情况太常见了,桑延直接默认了:“你来这里是为了看他。”你忘记了我们来这里的目的,不是为了嫖吗?温以凡说:“看这个词怎么能形容他的行为举止呢?”钟思乔也笑了:“温以凡也笑了:“好了,你别太激动。”等他走了再笑,他还坐在那里呢?”

《难哄》第4章:温以凡与桑延

此时,吧台前的高脚凳已经坐满了人,桑延坐在最边上。他拿起桌上的透明杯子,喝了一口酒,表情从容自在。他像一个纨绔不羁的大少爷。看到这一幕,钟思乔终于停止了笑声。恰好,服务员过来了,他把酒洒在了地上。这个服务员是个男生,看起来年纪不大,脸上还有婴儿肥。他端着托盘,小心翼翼地把酒送上,然后把温以凡的钱夹在文件夹下面。这是您的酒。温以凡看着钱: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服务员解释说:“对不起,我刚才弄错了。老板已经告诉我了。”这一桌免费,温以凡这才想起桑延的话,立刻拒绝了:“不用了,不用了,把钱拿回去吧。”

服务员摇头:“除了这件事,如果您还有其他需要,随时可以叫我。”他态度坚定,温以凡也没再坚持。她拿起放在旁边的外套:“我刚才在走廊上捡到了这个外套,可能是哪个顾客不小心落下了。”服务员接过外套,感激地说:“谢谢您!”当他离开后,钟思乔朝她眨了眨眼:“怎么回事?”

《难哄》第4章:温以凡与桑延

温以凡简单解释了一下,钟思乔瞪大了眼睛:“他都这么说了,你怎么还要给钱?”温以凡抿了口酒,觉得没必要因为这点小事就花几百块钱,你怎么还担心富二代创业苦?这个少爷有钱也不是一天两天了。

《难哄》第4章:温以凡与桑延

钟思乔说:“不过,他好像不记得你了。”温以凡猜测:“可能是因为他没认出来。”钟思乔觉得不可思议:“不是,你难道不知道自己长什么样吗?名字里有个‘凡’就以为自己平平无奇了。”温以凡差点被呛到,无言又好笑。你这语气,我还以为你在骂我呢。

《难哄》第4章:温以凡与桑延

《难哄》第4章:温以凡与桑延

钟思乔觉得这句话很不可思议,因为温以凡是真的很漂亮,和她温和的性格完全不符。她的长相非常妖艳,漂亮到带着攻击性,那双狐狸眼就像勾人魂的。眼尾略微上扬,举手投足间都充满了风情,坐在这间暗沉的酒吧里,就像自带光芒一样。钟思乔一直以为自己的美貌足以让她大红大紫,但最终却成为了一名苦逼的新闻记者。

然而,她现在跟高中时并没有什么不同,只是头发短了一些。看到桑延的反应,钟思乔立刻改了口。也许,他这几年泡过的妹子也不少。这句话暗示他身边可能有几个和她相似的人。温以凡靠在吧台上,看着桑延的方向,他身边多了一个女人,看起来不怕冷。

《难哄》第4章:温以凡与桑延

那个女人穿着紧身短裙,露出两条白皙的腿,她半靠在吧台上,歪着头给他敬酒。她的笑容很迷人,动作也很优雅,曲线清晰。桑延看着她,嘴角带着一丝微笑,在这种氛围下,他也有了几分调情的意味。这个话题很快就结束了。

《难哄》第4章:温以凡与桑延

钟思乔聊起了其他事情,注意力被她的声音吸引了回来。温以凡收回目光,继续和她聊天。当女歌手演唱完最后一首歌时,她意识到时间已经很晚了。温以凡问道:“快十点了,我们走吧。”

“好的,”钟思乔回答道,“我们走吧。”

她挽着温以凡的手臂,一边看手机一边说:“何朗刚刚告诉我,他下个月要回国,下次我们可以一起去找他,去一个可以跳舞的地方。”

温以凡点头应道:“好的。”

本文转载自互联网,如有侵权,联系删除